|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菩提一叶 >> 新闻中心 >> 菩提一叶 >> 正文
今天是:

  没有公告

专题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组图]长天一月坠林梢:悼念根通长老         
长天一月坠林梢:悼念根通长老
作者:金玉良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22 更新时间:2015-11-11 20:57:46

2015111日夜2351分,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山西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净土古刹玄中寺方丈根通长老在山西太原安详示寂……  

1928714日,根通长老出生在广东省潮阳县棉城镇兴归乡中贤巷周厝厅。周家曾是名门望族,系出潮阳凤池。祖上出了潮汕有名的“郭氏贤母”郭真顺,为元末明初著名女诗人,120岁仍能写诗,125岁逝世,是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女诗人。周家人丁兴旺,英杰辈出。在清同治和光绪年间出过两名进士,当地曾有“一门二进士”的赞誉。诗书传家久,耕读继世长。父为起名文豪,对其前程有着无限期许。然而一切的梦想,在日寇侵略的铁蹄下化为乌有。烽火连天,战祸所及,通衢大巷,尸骸枕籍。“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昏鬼守尸”。年轻的他失学在家,直接参与了当地善堂组织的掩埋尸骨活动。敏感而脆弱的心过早地承受着生命之重,惨绝人寰的战争之殇直接激发出无缘大慈的爱心。生命无常,血雨腥风,促使18岁的他,穿越岁月的厚壁,直击生命的实相,于1945年的二月初八在潮阳司马铺乡普济善堂远依普陀山伴山庵了清长老落发。越年依虚云老和尚受沙弥戒。1947年冬再于岭东名僧智诚法师座下得受比丘大戒。“夫三宝者,千生罕遇,万劫难逢。”完成了法身慧命的转换。1948年春天,“历境以调心,广参以正见”,赴普陀山伴山禅院拜师礼祖。名山圣地,高僧云集,太虚曾来著述、印光于此掩关。了清长老对他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于师父的讲授叙述间中国佛教的宏大画卷逐幅向他展现,法显、玄奘西行求法,鉴真、隐元东渡传教,一场场的九死一生,一幕幕的呕心沥血,“椎心泣血,孰知所诉。”永远的刻骨铭心,永远的热泪盈眶,历代先贤大德用青春与热血演绎的生命究竟久久萦绕在根通法师的心中……  

从普陀山再返潮汕,普陀山丛林道场的宏大气象开始改变他的弘法方式。开经演教,树正知正见;慈善践行,勘菩提道心。先任白水岩寺住持,再至汕头市岭东佛教会当家。然而1951年的“云门事变”,震动海内外,各地兴起的减租退押,也让传统佛教的生存模式无以为继。无论是生存空间的压抑,还是寺院生活的困顿,一颗求道的心始终未曾改变。1953年农历十一月来到上海,在师兄根造法师所创常乐精舍担任监院。精舍地处闹市,谈笑皆鸿儒,每日所接多是高僧大德,商贾名流。尤其在这里他结识了赵朴初居士,成为影响他一生最重要的人。上海是近代中国佛教的中心,中国佛教会创办于此,全国高僧大德云集于此。电台讲经,书局流通,旧典研习,新学辩论,小精舍里见大世面,历练了他日后应对世事的胸襟。求法为学是他永久的梦,即使身处方外,依然想去营建书香佛门。恰好此时五台山广济茅蓬邀请上海被誉为“华严座主”的应慈法师前去开演《华严》法席。根通法师遂辞别师兄和同修,离开繁华的上海,独自踏上北上五台山的路,又一次远行。他哪里知道,这一走,竟是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山西,供养给了文殊菩萨。从此也开辟出他后来的生命向度与人生历程。  

第一个生命向度是他的佛教事业。1955登上五台山,到1980年调离。在五台地区工作生活了25年。空王佛弟子,如来亲眷属。他在这里学会了担当,承担着责任,尽管18岁起就住持寺院,但无论白水岩寺、还是常乐精舍,都是乡间小庙、城中小道场。而在五台山他却在十方大丛林碧山寺做起了当家,并被委任为新成立的五台山佛教协会秘书。这样的经历培养着全局的思维方式与理事相融的协调能力。特别是在五台山,他坚持三年听华山法师讲授《华严》大义,亲闻一代高僧能海法师讲经弘律,日久熏习,学业大为增进。尤其是1959年,中国佛学院举办第一届学习班,他有幸被推荐,时间虽然不足一年,但却听闻了当代中国佛教第一流的教理判释,见识了现代佛教第一等的学问高僧。当时佛学院的师资雄厚,院长是喜饶嘉措大师,副院长是法尊法师和赵朴初居士,教务长是周叔迦居士。教师有法尊、正果、观空、明真法师,周叔迦、叶均、虞愚等居士。在这里根通法师结识了对自己一生修持影响甚大的正果长老,其护法卫教的凛然正气曾被赵朴初会长赞扬为“我在佛在气何壮”。法师和正果长老交往了几十年,就是在“文化大革命”处境非常困难的时候,根通法师只要路过北京,总是要到广济寺去看望正果长老,聆听教诲。他们交往之深,胜过人间的骨肉亲情,每每提到正果长老,根通法师总是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对别人说,长老是一位道风高尚、严持戒律、一身正气的人,他完全把自己奉献给佛教事业,是当代了不起的高僧。这25年里,他感受到了清凉圣地的苦修戒律,体会到文殊道场的华严宗风,实践了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并举,参与了六和相融的僧团管理。同样是在这25年里,浩荡山风,清凉冰雪,在“文革”的风暴中自己被驱赶出山,居无定所,食不裹腹,真正是身穿百衲衣,口吃千钟粟。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天亮了,寺院里的晨钟暮鼓再次敲响。从1980年开始,调入山西省佛教协会,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一路走来,任秘书长、副会长、会长、名誉会长。在政府部门领导下,为山西佛教谋篇布局、领航掌舵。20029月至20102月任中国佛教协会7届副会长,20102月起任中国佛教协会89届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在更为宏大的舞台上为中国佛教事业操劳,在更广阔的视域里为中国佛教的发展谋划。

   

 根通法师与正果长老 

梳理长老的一生,论其功勋可分三类。一是对五台山文殊信仰格局的承续。五台山五峰屹峙,千嶂回环,位列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乃大智文殊菩萨应化道场。自隋文帝下诏于五个台顶各建一寺,并于寺内供文殊圣像之后,渐渐形成了中外佛教徒朝礼五顶文殊菩萨的风气。千百年来,佛光灿烂,海会云集,感应昭彰,无愿不从。五台山成为我国汉、藏、蒙、土、满等民族和东亚、东南亚一些国家有缘必朝的圣地。然沧海桑田,堂宇颓废,金身晦迹,佛子伤怀。为满足信众朝礼五顶文殊菩萨的愿望,根通法师于1995年发起铸造五顶文殊菩萨铜像的盛举。1998925日,作为中国佛教界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庆典活动之一,五顶文殊菩萨圣像开光大法会在五台山隆重举行,来自我国三大语系的数千位高僧大德以及海内外近5万名信众参加了这一千载难逢的开光大典。开光盛典后,根通法师便有编辑《文殊圣典》的构想,旨在使十方信众既能礼拜有仪,又可归心有地。不仅礼菩萨圣容,更悟文殊智慧;不仅朝五台山之形,更得五台山之韵。201182日,700余万字的《文殊圣典》汇印圆满,供奉全山寺院,从事相、理体层面完善了文殊信仰格局。  

二是对净土祖庭玄中寺的建设。玄中寺不仅是中国净土宗的祖庭,也是日本净土信众的祖庭。从19646月,根通法师第一次在玄中寺协助赵朴初居士接待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菅原惠庆开始,就与这座祖庭结下深深的法缘,曾先后七次陪同赵朴初会长在玄中寺接待日本友人。他有感于祖庭没有祖师的造像,仅仅供奉着日本佛教徒送来的三祖师画像,遂发心铸造昙鸾、道绰、善导三祖师圣像。1994510日,三祖师铜像举行开光大法会,这是玄中寺建寺以来的一件大事,从此结束了玄中寺没有本寺塑造的祖师像的历史。近几年来又建造万佛殿,使玄中寺殿堂布局更趋完善。根通法师在推进寺院硬件建设的同时,注重净土学的研究,连续两次召开两岸学者参加的“净土文化学术研讨会”,主持编辑出版《中国净土宗研究》、《佛教净土宗与山西玄中寺》等研究著作以及拍摄《净土古刹玄中寺》电视片等。对净土祖庭的完善、净土学术研究的提升皆有推进,为中日佛教界的友好往来进一步奠定基础。作为净土祖庭的方丈,他非常关注净土宗在当代的发展,200599日不顾近80岁的高龄登上山西代县白人岩山顶,参加“远公塔”落成庆典暨“慧远大师与白人岩净土文化座谈会”。20111212日赴江西庐山参加净土祖庭东林寺大安法师的升座大典,并为挂珠。2012522日又赴西安参加净土祖庭香积寺本昌法师的升座大典,并为送座。2013年四月初八,在东林寺参加庐山东林大佛装藏祝圣法会并主法,见证了48米阿弥陀佛接引铜像装藏洒净的庄严时刻。看到净土祖庭的庄严,看到净土宗弘传后继有人,根通法师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在日常弘法中,长老最喜爱的两句话是“迎来送往做佛事,欢天喜地结善缘”。他随缘度化,总是劝导大家时时念佛。他说,念佛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下手易而成功高。但备“三资粮”,便得“三不退”。诚属“方便中之方便,捷径中之捷径”。所以古德才会说:“人天路上作福为先,生死海中念佛第一”。因为念佛往生极乐世界的法门方便简易,是能够真正实现“普度众生”的捷径,故佛陀极力推荐。更因此法门是蒙佛之大愿力来成就,也就成为“一切世间难信之法”。《无量寿经》中说“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应于难信法,生决定信。须从信、愿、行做起。非信不足以启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以满所愿而证所信。他开示玄中寺净土学人要坚持勤修净业三福: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平日要多读《印光法师文钞》,牢记印光大师的嘱咐:“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鼓励大家同发菩提心,共作弥陀使,愿将东土三千界,遍种西方九品莲。

 

  1983年根通法师陪同赵朴初会长接待日本佛教代表团    

三是对于佛教慈善工作的推动。庄严国土,利乐有情,服务社会,造福人群,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也是佛教徒践行社会责任的重要体现。根通法师提倡“人间佛教,知恩报恩”,倡导和带动山西佛教界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积极投身于社会慈善公益事业。他于2002年创办“五台山功德慈善总会”,扶贫济困,施医送药,关注弱势群体,弘扬助人为乐精神,引领社会良善风气,化导人心,传递正能量。他利用个人在海内外佛教界的影响,积极为山西佛教和文化事业、扶贫帮困、希望工程、社会福利等方面引进资金,筹措物质,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长老认为,没有慈善的宗教,就像一口敲不响的钟。他常常告诉身边的人,要好好礼敬观音菩萨,拜观音不仅是祈求让观音菩萨的千手千眼都来救济我们,而是发大心让自己化现为观音菩萨千手千眼中的一只手和一只眼去救度法界有情。所以学佛人要有广大的菩提心、回向心。  

第二个向度是他的政协事业。1958年被选举为五台县政协委员,1983年起任山西省政协五、六、七届委员,1985年任省政协常务委员、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19933月以来,任山西省政协八、九、十届常委和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等职,以党外人士身份主持民宗委工作20年,这样的经历在全国佛教界也是少有。1998年至2012年,连续三届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委员,可以说是政协战线的一名老兵。他积极参政议政,爱国爱教,关心国事,关注民生,珍惜党和人民赋予自己的神圣职责,尽心尽力地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初识老人,是因了北京几位前辈的引荐。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从山西大同调入太原工作,主要从事五台山及山西佛教研究,因为研究方面的缘由,常常来北京找资料、购书。时间久了,总是听人说起山西有一个佛教界的元老。于是在一个静静的午后,敲开了老人的房门。记得房间不大,光线很暗,具体的谈话已无任何记忆,但从此心中有了印象。与老人密集交往开始于文殊造像工程,一同来京拜见朴老,一同赴铸造车间对造像校正。因我从小跟随外婆长大,对于老人常有一种源自骨子里的亲近,只要相伴就有皈依的感觉,所以常常去法师那里,只要能静静地坐着,就好。老人知道我缺少一套《大藏经》,时时为查找资料而辛苦奔波,遂托香港的朋友专门购置一套送我。后来河北净慧长老又结缘我一套《新修大正藏》,我随即转赠山西代县白人岩寺。  

调入北京后,与老人的见面少了,每次返晋,或老人来京均要见面。身远心近,距离永远不能构成。老人病后,跟我说起写传之事,我便找出1999年曾写下的部分草稿进行修正补充。一次去探望,老人拉着我的手嘱咐,让我写传是他老来的一个心愿。并郑重地说,写好传他就可以闭眼了,让人听得心酸。我谢绝其他杂务,一心投入写作。老人从18岁入佛门,70年漫长的出家生涯;从1955年来山西,60年间从未离开这片热土。一个人承载了一个时代,一个人构筑着一种人生格局,太多的暴风骤雨,太多的阳光灿烂,太多的开拓创新,太多的承前启后,他们这一代人比任何时代的出家人都要有承受力、忍耐力和爆发力,岁寒知松柏,百炼必成钢。千头万绪,竟不知如何评说?在无数个不眠的夜色里或早起的晨曦中,我苦苦地思索他们这代人的“命”。  

111日传记终于结稿。夜9时许,设计好的封面按计划也传了过来,计划着第二天打印装订,随即电话与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定明法师相约去太原送给老人。临睡前满心想像着老人对文稿字句的推敲,对所配图片的调换……满意或不满意……   

2日早上醒来,先是接到一短信,还未来及看,紧接着手机里悟定法师沙哑的声音就响起:长老于昨夜1151分示寂。脑子瞬间空白,许久回过神来,曾经相聚时的一切,如幻灯片一样飘过,觉得长老的身影是那么远,又那么近,那么亲,又那么痛……泪一股一股地涌出,话却说不出一句。我尊崇的根老呀,我该怎样向您的殷勤托付交待,我该如何能让自己几个月来日以继夜赶稿的疲惫身心获得安顿……

  

 为根老撰写的传记供奉在灵堂正中    

赶回太原的那天,雨雪弥漫。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走入长老的房间,看到以往熟悉的物件,而今人去楼空。今日我来师已去,心中溢满无尽的哀伤……   

闻讯而来的四方信众立满庭院,昼夜念佛,祈愿长老导归极乐、上品上生。东林祖庭大安法师带人专程赶赴现场为长老助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送花圈表示哀悼,十一世班禅也送花圈表示哀悼。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事务局、山西省主要领导和各相关部门均送花圈,中国佛教协会、各省佛教协会、四大名山佛教协会发来唁电、或送花圈,中国佛教协会明生、宗性、胡雪峰副会长等参加告别仪式,根通法师沙弥戒、比丘戒的授受处潮州大开元寺的达诠方丈也赶来送别。根老的弟子怡学、怡藏、悟定诸法师及长老的亲属、家乡代表恭立灵堂两侧,为长老撰写的传记供奉在灵堂的正中,祈愿长老此期色身依然能够看到。梵音低徊,庄严肃穆,让人落泪……  

立冬时节,圣地五台山银装素裹,来自省、市佛协领导及五台山全山僧众、居士千余人参加荼毗法会。中午12时许,载着根通长老法体的灵车缓缓驶入荼毗现场。因连日降雪使得圣地天气也阴郁多时,但当根通长老灵龛从灵车中抬出那一刹,空中祥光乍现,天朗气清,使得在场大众赞叹不已。碧山寺旁边的化身窑里,一代佛门大德、净土祖庭玄中寺方丈根通长老度缘已尽,走完了此期生命的历程,声声佛号中,青烟缭绕,直入碧空。  

静穆的塔,向晚的钟。我站在无数次陪同老人登临的五台山山峰上,合十默默祈祷,愿长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期待生命中的一期一会……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6 © 菩提一叶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易普信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