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菩提一叶 >> 新闻中心 >> 菩提一叶 >> 正文
今天是:

  没有公告

专题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图文]温金玉教授撰文追忆高旻寺德林长老         
温金玉教授撰文追忆高旻寺德林长老
作者:温金玉 文章来源:法音杂志 点击数:1493 更新时间:2015-10-1 10:10:44

月落无声  清辉自在  

——追思德林长老  

温金玉  

   

2015622日,农历五月初七,夏至时节,德林长老示寂。世寿101岁,僧腊81年,戒腊80载。  

从各类报道与采访来看,老人一生活得朴素,活得简单,堪为清净比丘。他的简历好短,短到与老人百年沧桑人生无法匹配。生于1915年,俗姓梁,河北省丰润县小王庄人。1934年,19岁时于扬州高旻寺礼道智上人披剃出家,法名妙悟,字悟参,号德林。翌年春,投南京宝华山隆昌寺德宽律师座下受具足戒,选为沙弥首。期满回寺,亲炙来果老和尚教诲达二十余年。1951年,随侍来果老和尚于上海静七茅蓬。1952年,蒙来老授以临济正宗第四十七世心印,序为高旻法嗣。同年被来老礼请为高旻寺寺管会副主任。1984年出任高旻寺方丈,遂以重建高旻、恢复祖庭、再振宗风为己任,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淡泊与宁静可以说是老人一生的写照,高旻寺没有喧闹,没有新闻,正如长老静静地驻世,静静地舍报。  

而老人又有他静穆中的庄严,寂静中的坚守。19 岁高旻寺出家,101岁高旻寺圆寂。老和尚说自己哪里也不曾去过,一直在高旻寺。他从未离开这里,也从未回过老家。法身慧命所起,寂然入灭所止,八十余年的悠悠岁月,一直就在这里。老人是个典型具在的禅和子,“江湖参学”、“云水襟怀”本是禅门风范,而老和尚却用近似直线般的白描线条勾勒出一个禅者的生命轨迹。十方众生十方愿,不二法门不二心。他是道场的住持者,也是禅风的守护人。  

一、天下丛林一枝香  

高旻寺家风何在?就是坐香打禅七,一门深入。来果祖师曾说“丛林何事,事在坐香,即参禅也。夫禅虽不在坐,亦不在不坐。老古锥钳锤下死去活来,始知象王行处,一踏到底。故天下丛林一枝香,上关诸佛法身,下关众生慧命。”禅宗以无门为门。良以法无定法,契机者胜;凡有言说施为,俱为标月之指,何须强分轩轾?奈有一般学人尚知解,喜谈辩,不耐话头之平淡,更无刻苦参究之功,遂于其间妄起分别,逞解逞能;将宗门所重之行履、证悟,转资谈柄,殊堪浩叹!所以丛林最忌空谈,脚踏实地去修行方为紧要。来果禅师1919年入主高旻寺后,决心将高旻寺办成专门禅修道场。凡与参禅相违背的活动,一律停止。不得开学堂、立莲社、学密宗、示念佛、研教相、容外道。不打水陆、不放焰口、不拜大忏、不念小经、不传戒、不讲经、不成就人住茅蓬、不成就人闭关、不成就人阅藏、不打念佛七、不与人送殡。所谓任他刀架在颈上,宁死不改专门;任他逼我退职,拚死不改初衷。高旻立此宗旨,目的在于令学佛者共修此宗,共悟此宗,始终一贯,古今相符,于道则不期而然矣。德林长老后住持道场,以师志为己志,同样坚守高旻坐香参禅的家风。老人有名言“一只静香总持无量法门,万缘放下深参念佛是谁。”他指出:天底下的修行者皆为高旻寺的这支香而来。坐香是高旻寺一个重要寺规,自第一代住持纪荫法师开法坐香、悟禅打七以来,世代遵守。    

高旻寺作为禅宗道场,除了参禅打坐,其它的什么都不做,可以说专到极点了。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从1997年开始,德林长老更将高旻寺的家风宗旨,稍做微调,称为“冬参夏学”。老人解释说,参禅是一个渐进过程,比方说,从七月半开始大进堂,八月半请职,九月半加香,十月半起七,从松到紧,从疏到密,从浅到深,走的就是一条参禅的路。一步一步,这就像运动员跳高跳远,先要热身,慢跑,再快跑,然后起跳,才可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我们参禅就是这个道理。从不懂到懂,从生到熟,熟了就要结果子,所以到冬季打七,叫做克期取证。禅堂的基调,就是“念佛是谁,照顾话头”。令大众放下万缘,参究念佛是谁?如何参呢?老人说,参就是疑,疑就是参,参念佛是谁就是要起疑情,所谓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就不悟。禅林常说:打的念头死,许汝法身活!  

参念佛是谁的目的就是要了生死,“痛念生老病死苦,深发无上菩提心”。参念佛是谁,是禅宗的用功之道。这个用功,也是因人而异。佛法应机设教,过去宗门下,讲究用功活学活用,法无定法。如禅宗一千七百公案,佛法八万四千法门,哪里一定要参念佛是谁呢?但到晚近以来,人心浮乱,妄念纷飞,就需要用这个参死话头的方法来摄受。“放下万缘参话头,天翻地覆不回头。”  

老人开示参禅的重要性。学佛的大纲就是修持戒定慧,息灭贪嗔痴。这个贪嗔痴是生死的根本,了生死就要从根本上了。息灭贪嗔痴就必须修持戒定慧。戒能度贪,定能度嗔,慧能度痴,戒定慧的修持也是有次第的,也体现一种因果。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戒是手段,定也是手段,慧即是目的。只有智慧能了生死,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修这个定,因定生慧。那么这个定怎么修?参念佛是谁就是一种修定的方法。  

高旻寺“冬参夏学”的家风延续多年,每年冬季都坚持坐香,以香计时,要求的是练好坐功,一支香坐不下来,就没有资格参禅打坐。“夏学”就是要诵两部大经,一是佛陀最初成道时说的《华严经》,一是佛陀最后说的《法华经》。长老秉承来果和尚衣钵,弘扬祖风,整肃规约,唯倡参禅悟道,恢复坐香门庭,精进修持,并新增每年农历二月华严法会,三月至八月讲经法会,九月法华法会等佛事活动。  

旧时高旻寺规矩清严,为世称道;高旻寺规约,成为禅宗各大丛林的范本。禅林中流传有:“上有文殊、宝光,下有金山、高旻”和“金山腿子高旻香,天宁放参盖三江”之说,更有评价说:“天下丛林不止单、守禅制者,独有高旻耳!”星移斗转,如今在德林长老的持守下,古风依然,典型犹在。“天下慧命高旻香”还在丛林中传诵,“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的旋律仍然在禅宗古道场的上空回响。  

二、最高学府空王旨  

寺院既是僧众安心修道的场所,也是弘法利生的平台,更是佛法教育的中心,在这个意义上,德林长老将寺院称为“最高学府”。这可能是佛教界第一次用“最高学府”来命名寺院,如此界定为寺院赋予了更多的文化教育色彩,表达着一份文化自觉,一份教育自觉。长老认为,寺院就是学佛之所在,无论在家出家,来寺院的目的都是为了学佛、成佛。对于信仰者来说,学佛就是最高的,没有比佛再高的,所以就是“最高学府”。在高旻寺的禅堂门口赫然写着“最高学府”四个大字,振聋发聩,令人深省。  

那么在这个最高学府中传授什么呢?长老认为中心教学就是“歇即菩提”。佛法八万四千法门,说来说去,就说这四个字。实际上就说一个字——“歇”。这个“歇”字,就是放下。众生之所以为众生,就是放不下。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而不能证得,就是因为放不下。妄想,执著,就是放不下;起惑,造业,就是放不下。“歇即菩提”,出自《楞严经》。菩提是无上正等正觉,你歇了,无上正等正觉就现前了,佛的智慧就现前了。佛法,就是于相离相,于念离念,就是寂灭。  

如何来理解佛教的不二法门呢?《金刚经》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众生沉迷于生死,处处住,时时住,所以生死无法了。如何解脱呢?反其道而行之,处处不住,时时不住,事事不住。老人用自己的亲身感受专门开示这个真谛:  

1984年我回到高旻寺,那时候国家刚刚落实宗教政策,百废待兴,高旻寺这边的工作还没开始做,先到河东修老和尚的普同塔院。到河东去要过摆渡,过摆渡要收费的,和尚哪有钱呢?就跟那个摆渡的商量,我来帮你摇橹、以这个劳动充抵摆渡钱。每天一大早从高旻寺过去到河东,晚上回来。帮他撑篙,帮他摇橹,摇呀摇,就摇出一个道理。无住的道理,原来无住就在这个地方。摆渡是渡人的,过河啊,要靠摆渡,你看这个摆渡能住不能住,他要住在河东不动,或者住在河西不动,都不能渡人,甚至他哪一边都不去,就在这河当中不动,这也没法渡人。他必须在两岸之间来回不停地跑,他才能起作用,才能渡人。虽然不住,可他也不能离开此岸,不能离开彼岸,也不能离开中流,是不是这个道理啊?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同时也不离此岸不离彼岸不离中流,这就叫无住。我们参禅学佛就是这个道理,我们的心不能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我根据这个体悟,写了一付对子:“不住此岸不住彼岸不住中流,问君何处安身”,下联呢,我用《金刚经》三心不可得来对:“无过去心无现在心无未来心,还汝本来面目。”  

空不碍有,有不碍空,空有无异,诸法一如。不落两边,不执两端,实相中道就在目前。祖师常说“有佛处不可住,无佛处急走过”。禅是向上一着,是究竟法,因此宗门就应有这样的气概:“男儿自有冲霄志,不向如来行处行”。  

如何看待禅宗的不立文字呢?长老开示说,禅宗大德总是强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但谁又能离了语言文字呢!有人常会提到六祖慧能,如憨山大师曾书偈赞曰:“常想新州戴发僧,不识一字有何能。肩头柴担腰间石,博得西来无尽灯。”长老评论说:古人虽讲六祖慧能大师不识几个字,可不识字不一定没有文化,他那个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有文化识字多的有几个人能写得出来?这个才是真正的文化,真正的文化就是智慧。那为什么古德要强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这是破执的,古德怕我们执着于语言文句,怕我们把这个经文当成真理实相本身。语言文字仅仅是指月的手指,我们不要把这个手指当成月亮。语言文字是帮助我们悟道的,语言文字本身不是道。这就像我们吃饭,光看菜谱不行。佛教有句话说“依文解义,三世佛冤”。   

所以对于文化,要有一个广泛的理解。老人认为佛教是即世间而又超世间的文化,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不是文化吗?历劫修行,六度万行,不是文化吗?断烦恼,了生死,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三身四智,五眼六通,福慧具足,万德圆满,遮那妙体,遍法界以为身;华藏庄严,等太虚而为量。这都可以称为文化。最高学府,就是传授文化、开发智慧。许多艰涩的义理、难解的公案让老和尚运用平实的话语、巧妙的比喻一下就讲得明白透彻。  

三、禅风依旧属萸湾  

德林长老皈依高旻寺,终身不离;依止来果老,誓愿相随。他自己说,久饮邗江水,承法乳恩深。“若身若心,念兹在兹,心神所寄,未曾脱离高旻一步。”丛林乃正法久住之所在,是护法之基地,是安僧之道场,没有丛林,佛法僧三宝无所依托。当年来果和尚遵月朗祖师命接高旻寺住持位,未几月朗老和尚圆寂,临终之前,命来果和尚在病榻前发愿:“生为高旻人,死为高旻鬼,护持高旻。”所以在祖师的心目中,丛林为三宝主体,亦为办道础基。丛林衰,正法无从久住;丛林兴,三宝为世福田。来果和尚曾写有“劝住丛林”一文:“满世僧人,漂流零落,漫无主宰,实可痛心。当知丛林为宏道利生之法窟,为明心见性之佛场,如衣有领,如网有纲。身心安乐,饮食调和,有道者慰之以深加,无道者警之以前进。如满林之竹,比比争高;如大园之松,雄雄上进,不负四恩,有光三有。诚为僧人之僧宝地也。”在来果和尚看来,丛林是禅僧开悟进德的最好场所。丛林为十方聚会之所,圣贤安居之地,同居大众,互相瞻依,一言一行,皆有稽考;一文一米,不落虚空。所以才会有“历代祖师出自丛林”的说法。丛林是选佛场,修行人在这里熔冶、锻造,每日淋浴在“六和”的阳光下,相互激励,大众监督,这种道业之增长是其他场所无法成就的。来果和尚告诉修道者,最大利生之事莫过于创立丛林:“参禅人,发明心地后,自既能利,必设法利人,利人之法甚多,最大之利,莫如开丛林,建道场。”犹如昔日马祖开丛林,百丈立清规,如大冶炉,如陶家器。陶佛模,出佛相;铸祖模,出祖相。  

来果和尚的丛林建设思想深深影响了德林长老的一生。“余尝有言曰:兴丛林,建道场,为报佛恩心有愿;竖宗旨,提正命,禅风依旧属萸湾。”1984年,年届七十的德林长老出任方丈,开始重建高旻、恢复祖庭。精心设计,善缘广结,大雄宝殿、禅堂、天中宝塔、水晶宫、大讲堂、钟之巅等恢弘而起。历经三十余年的艰辛,高旻寺的恢复重建已颇具规模。在丛林建设中,长老始终强调寺院的表法功能。他认为整个丛林,禅堂、大殿,里里外外一切设施都是在表法。高旻寺建筑有许多独特之处,比如一般寺院的大殿前,都是两个狮子,而高旻寺大殿前却是一个青狮,一个白象。老和尚解释说:“青狮是文殊菩萨的坐骑,白象是普贤菩萨的坐骑。文殊菩萨代表智慧,普贤菩萨代表行动。智慧代表眼睛,行动代表腿,一个智,一个行,一个眼睛,一个腿。我们想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没有眼,没有腿,能行吗?光有眼,没有腿,或者光有腿,没有眼,那也不行。大乘佛法里讲,目足兼备,方才可以达到清凉池,清凉池就是不生不灭的那个地方。再说,学佛法要福慧双修,那个行,行动,属于事相,代表福报;那个智,智慧,属于理体,代表见地。”此外,高旻寺的大雄宝殿居于正位,且不和周围任何建筑相连接,表示佛的至尊和高贵。两旁是藏经楼,大殿前面五百罗汉左右两面排开,这个格局安排,各地的寺院也少有。大雄宝殿代表佛宝,藏经楼代表法宝,五百罗汉代表僧宝,三宝是不能分开的。大雄宝殿两边各建一个藏经楼,代表佛法的权实二教,佛法度人,有权有实,权度中下根人,实度上根人。寺里的佛菩萨罗汉像都摆在空中,而没有落地,因为不是薄地凡夫,升空就归到了正位。还有各地寺院的天王殿,高旻寺改称弥勒宝殿。因为四大天王仅是护法,弥勒才是主位。这些都是在表法。最令天下人称道的是高旻寺的禅堂,老人说:“高旻寺建这个禅堂,我们说要有七个保证:一、冬天不冷,二、夏天不热,三、地不潮湿,四、空气新鲜,五、没有蚊虫,六、对外隔音,七、色调宜禅。”高旻寺的禅堂能容纳五百人跑香、坐香,被称为当今“中国第一禅堂”。有人赞叹说,在高旻寺禅堂中连“眉毛一动都要依规矩”。丛林中处处都是规矩,佛门里法法都是佛法!  

老人事必躬亲,亲力亲为,丛林中流传着百岁老人依然每日巡视工地的佳话。长老年过百岁,本应颐养天年,何以身履工地?因为在老人心中有着恩师来果和尚的嘱托,有十方檀越善信的期待,他从未以“老和尚”自居,没有什么名头,也没有什么派头,只是一个“小工头”。呕心沥血,胼手胝足,临深履薄,老而弥笃,“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高旻寺的殿塔楼亭、金身造像,乃至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不浸透了老人无尽的心血……  

老人说“兴丛林,建道场”,不单是建房子,塑金身;还要“树宗旨,提正令”,立规矩,建道风。他严整家规,坚守祖制,领众一心参禅为务,宗风远播海外。高旻寺一不售门票,二不卖香火,三不做经忏佛事。恢复坐香门庭,每日静香不断,参禅问法,精进办道。高旻家风再续,临济宗风重振,成为当今模范丛林。四方僧俗,不远千里,齐聚高旻,影响日远。   

   与长老的因缘,是因了丛林清规的缘故。因在学校开设丛林制度课程,日常便较为关注此类资讯。后指导一名研究生,学位论文便选题为《高旻寺规约》研究。由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聚焦于高旻寺,心仪于德林长老。2010415日,心愿得以圆成,蒙江苏省宗教事务局邀请,参加全省住持第一期培训班后,在高旻寺方丈文龙大和尚陪同下,拜访了96岁高龄的德林长老。在医院病房中见老人正输液,不忍多打扰,本想请安合影便告辞,但老人详细询问培训内容,并说愿多听听学界的意见。老人谈话内容涉及到当前佛教制度建设、道风整肃,以及僧团素质提高,特别谈到修行中的禅净关系,更对高旻寺家风作了阐释。言语中充盈着对中国佛教未来的满满期许,也透出对当下丛林现状的深深忧患。犀利批判中的理性,孤傲反省中的激愤,有欣慰,有警省,有悲凉,有振奋。老人精神矍烁,思维清晰,说话字正腔圆,谈吐间充满凛然正气,不知不觉谈话竟持续了50分钟。告别长老,走出屋外,初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脸上,心中涌起的是一份责任与担当。那种乍暖还寒的痛彻感觉,深深刺入心腑,至今难忘。

 

   

 医院里的长老:边输液边与本文作者交流 

   

每年的《中国佛教制度研究》课上,总有一讲要讲高旻寺宗风。而今而后,长老的音容笑貌依然会在频幕上清晰呈现,高旻寺的宗风禅韵依然会在课堂间吹拂回荡……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6 © 菩提一叶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易普信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