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菩提一叶 >> 新闻中心 >> 云水生涯 >> 律学高僧 >> 正文
今天是:

  没有公告

专题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鉴真与日本佛教         
鉴真与日本佛教
作者:唐黎标 文章来源:上海佛教 点击数:696 更新时间:2015-4-7 20:37:40

    鉴真(688763),唐扬州江阳(今江苏扬州)人。武周长安二年(702)出家,随扬州大云寺的智满禅师为沙弥。有人认为,鉴真初人佛门学的是禅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考察《续高僧传》、《宋高僧传》等文献,许多天台宗的大师都不约而同被称为“禅师”。鉴真初出家随智满学习的实际是天台宗,而不是禅宗。中宗神龙元年(705)18岁的鉴真在大云寺从光州道岸律师受菩萨戒。道岸是律宗大师文纲的弟子,而文纲又是南山律宗创始人道宣的弟子,由此可见,鉴真是南山律宗的传人。中宗景龙元年(707),鉴真21岁,赴洛阳学习佛法。景龙二年(708),鉴真由洛阳至长安,这一年他在实际寺从荆州玉泉寺弘景禅师受具足戒。玄宗开元元年(713)之前,鉴真一直在长安、洛阳两地跟随弘景、融济、大亮等高僧学习天台宗、律宗教义。之后,鉴真从洛阳、长安等地南归,回到家乡扬州,授戒师义威在杭州圆寂,鉴真接替他成为东南地区著名的授戒大师,从此身居扬州,在江淮一带传法授戒。  

  玄宗天宝元年(742)十月,日本留学僧荣睿、普照受日本天皇之命专程到扬州大明寺拜见鉴真,迎请鉴真赴日本传律授戒。年底,鉴真携弟子祥彦、思托等21人准备第一次东渡。经过六次艰难困苦的东渡历程,鉴真与他的弟子终于在天宝十二载(753)十二月二十日,到达日本萨摩川边郡的秋目(今日本阿多郡秋妻屋浦),当时鉴真已是66岁的高龄。日本真人元开《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鉴真在第五次东渡时眼睛失明,学术界一般都以为如此。但陈垣先生认为这个记载靠不住,他说,鉴真到江宁时,弟子灵佑来见,说:“大和上远向海东,自谓一生不获再觐,今日亲礼,诚如盲龟开目见日。”如果鉴真真的当时已经失明,他的弟子是不会作“盲龟开目”的比喻的。日本学者安藤更生一方面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断定鉴真是因老年性白内障治疗不当而失明;另一方面,他从日本正仓院所藏的一张鉴真手迹中也得到证实,他认为一个完全失明的人肯定没有能力写字;既然能书写证明鉴真在当时还有一点视力,这正是白内障的特征。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  

  鉴真在日本传法授戒lO年,于唐广德元年(日天平宝字七年,763)在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圆寂,享年76岁。在寂化之前,弟子们以干漆夹伫法为他模影塑像,就是至今仍保存在日本唐招提寺的鉴真坐像。  

  鉴真到达日本后,进行了一系列佛教活动,为日本佛教事业做出了巨大成就。他在日本的10年,既定成了传律弘法的誓愿,又使日本佛教走上了严格、正规的戒律之途.帮助天皇朝廷和佛教僧侣完成了他们的心愿。尤其是鉴真在东大寺建坛授戒和唐招提寺的建立,更标志着把日本的佛教纳入了具有正规戒律的轨范,并大大推动了日本佛教各宗的创立与发展。  

  在鉴真到日本之前,日本基本没有授戒制度。即便是有,也是小规模的,并且极不正规,程度参差,也不统一。鉴真去日本后,马上在都城奈良的东大寺设立戒坛.以天皇教授“传灯大法师”位向当时的圣武太上皇、孝谦天皇等皇族授菩萨戒,又为沙弥澄修等四百余人授戒,有多位日本高僧弃旧戒而重受具足戒,这是日本佛教史上正规授戒的开始。鉴真又在东大寺建立戒坛院,作为日本全国的中心戒坛,与后来建立的西部观世音寺戒坛(筑前,今日本福冈)、东部药师寺戒坛(下野,今日本枥木)合称为“天下三戒坛”。此后的日本僧尼大多在这三大寺接受具足戒。  

  据《唐大和上东征传》记载,鉴真带到日本去的48部经典中,属于戒律方面的有“《四分律》一部六十卷”,法砺“《四分律疏》五本各十卷”,光统“《四分律疏》百二十纸”,智周“《菩萨戒疏》五卷”,“灵溪释子《菩萨戒疏》二卷”,定宾“《饰宗义记》九卷”,灵佑“补释宗义记》一卷、《戒疏》二本各一卷”,大亮“《义记》二本十卷”,道宣“《含注戒本》一卷、及疏、《行事钞》五本、《羯磨疏》等二本”,怀素“《戒本疏》四卷”以及道宣《关中创开戒坛图经》一卷等。这些律学著作对于鉴真在日本传法弘律至关重要。755年,日本朝廷敕令在东大寺内建唐禅院,作为训练和教育僧侣的场所,由鉴真亲自经营管理。唐招提寺建成后,鉴真在寺内传授佛法,弘扬经律,召开梵网会,并负责整个日本僧人戒律的学习培训。鉴真的弟子们也赴各地讲戒授律。大弟子思托就曾应唐僧道璿的要求,为其日本弟子忍基、常巍等熟谙汉语者讲授法砺《四分律疏》、《镇国记》及《件疏记》达四五年之久。一直到鉴真去世以后,他的弟子们还继续不断地到各地去开拓教田,传播戒律,弘通佛法。鉴真去世后,他的弟子法进由律师升任为少僧都和大僧都,继续弘传律学,体现了律学在日本的传承和延续。  

  759年,在天皇敕施的新田部亲王旧宅的基础上,鉴真率领弟子们建成日本律宗的总本寺——唐招提寺,教谦女皇亲书“唐招提寺”四字,悬于讲堂。又诏鉴真筑戒坛,从受菩萨大戒。在鉴真及其弟子的经营下,短短几年时间内,唐招提寺已能与当时日本几个较大的官寺如东大寺、兴福寺和大安寺等相提并论,成为日本僧徒的向往所在。  

  律宗由中国传至日本,并不始于鉴真,但把律宗的教义完全传人日本,使之建立并成为佛教中一个独立宗振,却应该归功于鉴真和他的弟子们。他们的努力使律宗在日本佛教中成为一个独立的宗派,与三论、成实、法相、法严、俱舍并称“南都六宗”,从而使中国的律宗在异国他乡得到了弘扬。在鉴真以前赴日传律的洛阳大福先圭的道砺,虽说也是律宗高僧,但由于他的地位与思想的限制,对日本律宗的作用及影响远不及鉴真。鉴真东渡,将唐代发展成熟的律学传人日本,这对唐代律宗的发展来说也是一个里程碑,在律宗思想发展史上有它不可替代的地位。时至今日,日本律宗还有以唐招提寺为本山的律宗与以西大寺为本山的律宗等派别。日本人称鉴真为“日本律宗的初祖”,是对鉴真的客观评价。此外,鉴真对日本天台宗的创立也有所贡献。鉴真在东渡时带去了许多佛经,其中像《法门玄义文句》、《行法华忏法》及《天台止观》、《小止观》、《六妙门》等,都是天台宗的经疏。尤其是“玄义”、“止观”、“文句”可称为天台著述的“三大部”。同时,鉴真在日本设立的戒坛也体现与贯穿了他的天台宗思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6 © 菩提一叶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易普信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