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中心 | 

您现在的位置: 菩提一叶 >> 新闻中心 >> 云水生涯 >> 律学高僧 >> 正文
今天是:

  没有公告

专题栏目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佛教现代化的改革宗师─太虚大师         
佛教现代化的改革宗师─太虚大师
作者:洪金莲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3098 更新时间:2011-1-8 17:00:28

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里,佛教一丝仅存的命脉,犹如强弩之末。  

大师悲心深重,以护教护国为己任,四处奔走请命,不畏讥讽诘难,竭力推行佛教利益人生的事业,将中国佛教的发展推向现代化、国际化之途。  

    太虚大师是影响中国佛教现代化最具贡献的僧侣,他以短短五十九年的生命历程,为今日中国佛教的发展,找出一条通往现代,更通向国际舞台的正确之路。中国佛教四十年来的走向,都与他息息相关,在僧制及教育、福利的重要规划上,甚至未能超越太虚的规模。  

    然则,太虚大师是个传奇的人物吗?不是的!他甚至怕后人为他造谣,而曾特别声明:「我生为乡镇贫子,幼时孤苦羞怯,身弱多病,毫无一点异禀可称述。」他乐于表示他的平凡。  

    正因为平凡,他说这才更「适宜于开创反贵族的人民佛教,和反鬼神的人生佛教。」  

勤苦自学为佛教  

    一八八九年,太虚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县的一户水泥工人家。二岁父丧,寡母再嫁,依外祖母孤苦地生活。自小身受疟疾缠身之苦,数度因为病发而辍学。为了贴补家用,十三岁开始,他还两度当过百货商店的学徒;十六岁,因憧憬佛门的自在而走上出家之途。  

    仅受过三年的启蒙教育,连小学都未念完的太虚,却凭着他强记的忆性和勤爱看书的优点,从小就遍览中国的四书、五经、古史、传记;他把握住每本他可以看得到书籍,而这一股强劲的读书力,不但奠定其丰硕的学识根底,也使他从同辈之中,迅速脱颖而出,甚至日后与士大夫、达官显贵的交游、周旋,都不得不根植于此一特质。  

    更重要的,佛教改革运动的推展,教理教义的融通与运用,也在在需要这样一个重要的秉赋特质。可以说,「勤苦自学」是他改革中国佛教,独具敏锐前瞻的最大本钱!  

行菩萨道的「政僧」  

    延续宋元明以来的清朝佛教,已经走到了最为衰颓的阶段,不料更碰上民国初年军阀恶势力的摧残,佛教一丝仅存的命脉,已经到了继绝存亡的关键。故太虚大师改革的重点,除了僧团制度的整顿,僧伽教育的普及,社会观念的疏导外;更直接的是,他还要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教难,奔走于「参众两院」、「行政院」、「内政部」、「中央民训部」、「教育部」、「中央执监会」、「全国教育会议」等政府机构,陈情请命;周旋于多数心存诘难、恶意毁佛灭法的军政恶势力之下。  

    而「革命和尚」、「政治和尚」的头衔,就这样的传了开来。太虚大师对于这样的讥评,不但不表示拒绝,甚至还戏称惟恐达不到此「政僧」的雅称呢!  

    在太虚看来:「政僧」就是行菩萨道的「菩萨僧」;因为改革佛教,传播佛法,需要的是深入社会每一个阶层,与知识分子沟通在一起,与国家政治保持一定的畅通管道。既然事实有这个需要,所以他也乐于率先倡行,周旋于名流侠士之间,以从事福利人群和传播佛法的工作。  

   一代大师的示现,从「胆怯拘谨」的个性,到「敢于冒险患难」、「力排众议」;由一位志同道合的新式教育者,到敢于面对庞大势力的丛林佛教,甚至倡言革命,这是何等的因缘与魄力!改革佛教的路程,是曲折困难的,太虚筚路蓝缕的经验,也是多彩多姿的!  

现代佛教的继往开来  

    本书(太虚大师佛教现代化之研究),笔者详细探讨了太虚大师改革佛教的心路历程;其思想的蜕变及改革路线的转折与挫败等等,皆作了深刻的分析。  

    例如,本书共分为六个章节,在第二个部分,笔者谈到传统佛学与新思潮的融会关系,检讨了太虚由传统佛学的继承到转入现代社会思潮的过程,说明其在理论及实际行动上,如何响应社会各阶层的质疑?及无政府社会主义如何影响太虚对现代佛教的新诠释?  

    第三个部份,现代化的弘教方式。在这里,透过太虚大师的弘化方式:例如,放弃刻板的传统讲经,采用现代式的教学方式;办理白话日报;成立各地的正信学佛团体,如居士林、佛学研究社等;鼓励往医院、工厂、监狱、小区不特定的地区弘法;开办佛教中学、佛教图书馆、银行、慈济医院、药厂及慈幼、养老等社会福利机构;提倡将华译佛典,依一般的社会学科,做分门别类的整理研究。  

    读者从以上太虚的改革模式,再来看今天的佛教现况,或许能找出其后续发展的轨迹。  

   其次,僧制的改革,是太虚用力最勤,也是投注心力最深的重心;但是,僧伽的改革,却是他最为力不从心的地方,原因何在?本书第四个部份,将探讨太虚的僧教育立场,僧伽制度的革新与调整,僧格的养成,僧俗角色的定位及返俗等问题,说明太虚理想中的僧团组织及其僧制蓝图。  

放眼国际的佛学观  

    再者,国际佛学的研究发展,是目前最新的世界潮流,而太虚在四、五十年前,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股时代趋势,并陆续指派学僧往藏、缅、印、锡、泰、日等国留学。尽管他的佛学思想仍守着「中国本位」的传统包袱,但是他的眼光,却能够看到国际局势的风起云涌,这是太虚之所以为太虚的不平凡处!本书第五个部分,进一步分析太虚的世界佛教思想与差异,国际合作路线的尝试等等无法完成而留给后人继续努力的探索路线。  

    太虚大师虽然架构了完整而且甚具国际前瞻的改革蓝图;但是,中国政治的内乱、外患,社会经济的萧条,转型期新、旧思想的冲突等因素,在在使佛教复兴的契机化为乌有!  

    然而,来自外在环境的阻力,固然庞大,而太虚改革运动中最大的障碍,却是佛教内部的冲突与不肯团结。革新派与保守派之间的龃龉,减缓了改革的步调,也延长了中国佛教的困塞之途!  

    笔者在撰写本书时,曾不禁掩卷沈思;并愿以太虚大师改革中国佛教的惨痛经验,呈现于世人面前,愿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所有关心佛教的弘护工作者,记取历史的教训,「正确」地关心佛教而参与佛教。  

〈出自人生杂志138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6 © 菩提一叶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易普信诺科技有限公司